风陵镇上,祖嘉自从昨日觉得楚殷离没有什么恶意,再加上楚殷离也不放他走,也就留在了他身边,却没想到楚殷离不久之后觉得把他带在身边是个累赘,第二日就留下一些路费,让他自个儿自生自灭去了。

可祖嘉此刻已经错过了与郗文星的接头时刻,失去了和郗文星的联系,但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之前祖冲之的科学文献中有一种仪器,能够测算水文情况,经过他的一套测算系统,预估河道流向等等,祖嘉心机一动,便用简陋的条件和自己所剩不多的,楚殷离给的路费买了一些材料,到了傍晚,制作了一个能用的水文测算仪。他马上到了当日高长恭投水的地方进行测试,又趁着夜色沿着河岸做了一些数据测算,包括河道的角度等等。

最终,他经过测试,成功算出了高长恭可能会被带到的地区和区域。因为立夏前后北方普遍处于旱季,河流流速并不快,所以都不会离风陵渡很远。而根据当地的水文条件,都不会把高长恭冲到河对岸,于是,祖嘉又从镇上租了一匹马,往这几个地区走了一番,虽说并没有找到高长恭,但祖嘉收获不小,他风餐露宿地收集数据,用木头等漂浮的东西模拟,经过测算后,终于算出了一个比较可靠的结果,若是高长恭还活着或者被救下,最可能会在下游不远处的玉涧和皇天原附近,而这两处河岸边,又只有皇天原附近的岸边似乎不久前有人活动的迹象。玉涧距离风陵渡不过三里,皇天原也只有五里不到。但祖嘉毕竟孤身一人,不敢过于深入,只能返回风陵渡再做打算,路上他也发现了不少西魏的官兵,似乎也在沿着河道搜索,出于对西魏的不信任,祖嘉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

然而,当祖嘉回到风陵镇之后,他却惊讶地发现,风陵镇上似乎出事了。

原本上街头熙熙攘攘的风陵渡,等祖嘉回去后却有些意外的冷清,在镇上巡逻的官兵也比往常要多上许多。

大批的西魏官军被调回重新维持风陵镇的秩序,祖嘉来到街上还开着,但是没什么人的茶馆,坐下要了壶茶,顺便就向小二打听起来:“哎,小弟,这镇上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觉大家都这么慌乱。”无论在什么地方,在茶馆总能打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祖嘉就打算去碰碰运气。

“嗯?小弟是外来人?”小二没有回答,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祖嘉的钱袋子,似乎在责怪祖嘉不懂规矩。

祖嘉流亡千里,这些事情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他伸手去掏钱袋,却发现囊中羞涩,只能尴尬地摸出自己仅剩的三枚五铢钱。

小二见没有人注意,若无其事地拿了过去,打量了祖嘉一眼,压低声音道:“就在昨晚,风陵渡江湖榜上赫赫有名的‘阎王’和他的小弟,不知为何被一伙神秘人截杀,就连着一伙儿商队也遭了殃,这可是好几十条人命呢,一夜之间,啧啧。”

“好了,客官慢用!茶不够的话还请吩咐小的,小的给您加。”小二示意祖嘉他给的钱就只能说这么多,可祖嘉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他还想知道更多,没准这事就和高长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之前听郗文星说过是由于王亮勾结“阎王”等人,这才害了高长恭,祖嘉从小二口中猜测,那伙商队说不定就是出卖高长恭的王亮等人。天下哪有这么凑巧的事?这些人刚害了高长恭就被奇怪的势力“团灭”了,要说和高长恭没关系,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

祖嘉想到这里,下决心要从小二这里问出点东西来,他觉得相比于重要的消息,此刻道德情操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便从行李中摸出了他这几日用来测量水文的工具。小二见祖嘉突然拿出这么一个奇怪的东西,也疑惑地看着祖嘉,只听得祖嘉忽悠小二道:“不瞒您说,小弟我也懂点风水,刚刚小弟我算了一卦,看最近风陵渡正处于多事之秋,前日岁星冲阳,卦象显示风陵渡最近有重宝出世,同时霸主易手,最近可不怎么太平。这个东西,用桃木制成,带在身上能够驱邪避祟,保佑平安,小兄弟若是不弃,便一道拿了去,和小兄弟也算结缘。”

小二被他的忽悠给吓住,仔细一想,见他说得头头是道,还真有点靠谱,也就接过了祖嘉的测量仪器,他虽然也觉得这东西造型奇怪,不像什么驱邪避祟的东西,但转念一想,对方不懂规则,这初来乍到的,竟然能将风陵渡最近发生的事了如指掌,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也就不在意这么多了,就将祖嘉的器械郑重地藏在身上,说道:“大师果真厉害,玄妙之学竟如此精通,是小的冒昧,不知大师想要打听什么,小的当知无不言!”说话的态度也恭敬了不少。

“你且说说,昨日发生之事的具体情况。”

“是是是,昨日是这样,据来喝茶的茶客们谈论,昨日‘阎王’和小弟本想重新去干一票大的,便故技重施,啊,您可能不知道,阎王向来在风陵渡收所谓的投名状,若是一个商队能帮他干成一票,他便永久不收钱地将这商队渡过河去,可昨夜他们似乎惹了不该惹的人,一个晚上过去后,第二天才有人发现,‘阎王’的手下和他派出去做诱饵的商队成员全部成了尸体,现在全镇紧急调了许多军队过来维持秩序,俗话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要不是有官军在,大家早就人人自危了,可就算是官军的调查,似乎也难有进展。”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热巴中文网【r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兰陵风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人在东京,收租从太太开始

绿豆糕真好吃
【租客:002】【姓名:小野寺玲子】【体力:5】【智力:5】【魅力:9】【每日所需缴纳租金: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已缴纳)】【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5000日円(已结清)】【租客愿望清单:】【1.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X)】【2.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X)】【3.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已完成)】…………人在东京,躺平收租。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
言情连载30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