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年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巴中文网r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六月初五,傍晚,天色渐暗,一辆牛车载着一大一小两人,缓慢的来到了一个数丈高的灰色岩石砌成的门牌前,牌楼上写着三个青黑的大字,柳林镇。

经过四天的赶路余老三父子终到了柳林镇,这一路,白天缓慢赶路,晚上余老三带着余小二出去打猎,只是每次的主角都是余小二。

似乎是余小二天生就有猎人的天赋,经过一两次失败后渐渐的摸索出了打猎的窍门,竟然已经能够狩猎到体型稍大的鹿和野猪等猎物,只是这些猎物最终都进了他那深不见底的五脏庙,三天下来,干粮早就被吃完,路上的肉也被尽数吃完,看的余老三瞠目结舌。

但自余小二学会打猎后,整个人沉稳了很多,也充满了耐心,意志力和对时机的把握越发精准,经常一个人一藏就是两个时辰,最终耐心的等到了绝佳的出手的时机,一击毙命,让余老三都直呼厉害。

牛车进入镇子里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余老三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停在了一户人家的,这是一家小庭院式的小宅,门口翘起的屋檐上挂着两个暗红的灯笼,灯笼下两道漆黑的木门,两只铜环悬挂其上。

余老三牵着牛车,来到了门前,车上的余小二精神已经有些疲惫,余老三叩了叩门,不一会儿门应声打开,一个头发胡须花白,身材中等,有些偏瘦的,身上布衣干净的老者将门打开。

“敢问可是来参加开脉典礼的?”老者目光扫了扫余老三和身后牛车上的余小二问道。

“是呀,老哥,可还是如往常一样,家中可借宿否,我带我儿子,赶了三天路,为博一个机缘。”余老三回道,赶了一天的路,声音有些疲惫。

“好吧进来吧,小老儿家中刚好还余一间空房,再晚来片刻怕是最后一间也没有了,每日一钱银子,管饭一钱半。”老人边带路边说道。

这也是镇上的老传统了,每五年一次的开脉大典,也算是小镇的一大节日了,方圆百里乃至更远的村庄都会把自己的孩子想方设法的带到镇上,博取一份机缘,这也变相的拉动了镇上的经济发展,但凡有空闲屋子的人家都会让自家房屋临时当做客栈使用,而那些靠近镇子中心的大户人家和客栈则早就被有钱的商贾给承包了。

余老三深知这一点,所以在小镇周边随意找了一家就住下了,即便要价很高,但也能负担的起。

“敢问老哥,这开脉大典可还是在镇中的广场举行,可还是在六月初六?”余老三低声问道。

“是啊,听说南云宗的高人三天前已经到了镇中,镇中的王大户负责接待和布置,前几日,镇中便来了许多外地人,真是空前热闹啊,现在镇中已经人满为患了,只是明天一早要举行开脉典礼,今晚他们早早睡下了。”老人慢条斯理的有些感叹回道。

镇中的王大户是柳林镇第一富户,可谓是家缠万贯,能接待南云宗的修士,对世俗人家来说,也算是与有荣光了。

听到老人的回答,余老三再没多问,离上一次开脉大典已经过去五年了,这样看来还是和当初一样,没大变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