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热巴中文网】地址:rbzww.com

荀无乡如愿回了楚家,但楚辰安的存在让他无法放松,跟屁虫似的黏在楚心安身后,就连晚上睡觉,也直接在楚心安门口打地铺。

要不是楚心安睡不着觉,出来倒水喝,差点踩到门口的荀无乡,还不知道他这么不安。

荀无乡根本没睡着,一听见开门的声音,就坐起身,揉了揉眼睛问:“怎么了?”

“你看在我门口做什么?”楚心安有些无奈。

荀无乡:“我……有点担心。”

“担心楚辰安要伤我?”楚心安蹲下身,和他的眼睛齐平,“还是担心我心思摇摆?”

荀无乡立刻道:“我是担心他对你不轨!”

楚心安笑了,房内只开了一盏壁灯,莹莹暖光,从背后落在她漂亮的面容上,“起来,跟我下楼。”

荀无乡乖乖站起来,跟在她身后。

楚心安先是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又带着荀无乡出了门,庭院灯开着,今晚下了一场小雨,湿漉漉地蒙着一层水雾。

荀无乡也不问她要去哪里,就那么默默跟着。

楚宅右侧是花园阳光房,楚心安开了门,带着荀无乡进去。阳光房正中间摆着一套白色皮质沙发,平日里有园丁打理收拾,沙发和茶几都一层不染。

楚心安躺在沙发上,仰面看着透亮的玻璃顶,“荀无乡,其实我在梦里不止见过你一次。”

荀无乡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坐在楚心安身边的地毯上,静静看着她。

楚心安说:“我在轿子里看见了你,你衣着单薄,冻得瑟瑟发抖,我给了你一包点心,那小侍女说可以把你送去什么将军营中,我答应了。”

“后来,我又在一个庭院中见到了,你从树上跳下来,抱我进屋,让我别难过。”

“床榻前,我看见你跪着,说对不起,佛像前,你又跪着,求赤霄来生平安顺遂。”

“我都看见了,所以我才更困惑,我如果和赤霄是一人,你执着的便是前世的赤霄,我说我和赤霄不是一人,是因为我只有寥寥几段赤霄记忆,更多的是作为今生,楚心安的记忆。”

“我父亲早逝,母亲严苛,兄长……总之,我与赤霄生长环境不同,遭遇不同,即便我带着她的记忆重活一世,也不是一人,我喜欢你,所以希望你认清真心。”

也许是夜色太浓,园中花香馥郁,楚心安侧过脸看向荀无乡的时候,竟然有些后悔。其实她强硬一些,直接将荀无乡困在身边,也没什么问题,毕竟荀无乡根本不会拒绝她。

荀无乡认真道:“我很清楚。”

“回荀家这些日子,我起先过得迷茫混沌,这样的家我从未有过,荀无乡的母亲说,她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

“?”楚心安惊得坐了起来,“那她?”

荀无乡笑了,他伸手握住了楚心安的手,掌心相触,“她早就知道,她的荀无乡死在当初那场车祸里,如今这个,她也愿意当作儿子养。”

“我见荀家摆满香烛,供奉佛祖,便知道荀无乡的母亲也有求而不得的愿望,她能分得清,我也能分得清。”

“我从前只知道你在灵宁寺救了我,如今才知道原来那包点心也是你给的,一个人没有办法决定生死的时候是没有资格追求情爱的,我很清楚,赤霄公主曾是我的信仰。”

“而你,是我活着的原因。”

楚心安被他握着手,手心慢慢发热,她心跳很快,在寂静的夜色里仿佛要从耳膜中跳出来。

“楚心安,我很清醒,也很庆幸。我还活着,甚至我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我喜欢你,爱你,所以,你还愿意要我吗?”荀无乡侧着身子,几乎是跪在她身侧,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楚心安笑了,笑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以吻封唇,回答了荀无乡的问题。

玻璃房外,男人静默地站在夜色里,看着里面拥吻的两人,嗤笑了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

楚心安睡了个好觉,没有做梦,一觉睡到中午。

沈慈姝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她心情不错,饶有兴致地问:“你和荀无乡和好了?”

“嗯,和好了。”楚心安说。

沈慈姝:“我就知道,你根本拒绝不了他,哦,对了,前几天向太太给我打了电话,想约你见一面。”

“向太太?向辛的妈妈?她怎么会想要见我?”楚心安有些奇怪,连心晚会后她托沈慈姝联系过向太太,但被拒绝了,说那镯子是向辛的意思,不必感谢,现在怎么突然又联系她?

沈慈姝也奇怪:“我也不知道,我问她什么事情,她只说问你能不能见一面,语气听上去挺严肃的。”

“好,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楚心安说,“何青棠找不到你,电话打到我公司里,你协议拟的怎么样了?”

沈慈姝叹了口气:“有一部分财产分割还有争议,主要是他妈妈不同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死对头的暗卫竟是我的狗[古穿今]》转载请注明来源:热巴中文网rb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