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弃玉郎》转载请注明来源:热巴中文网rbzww.com

顾行知抚扇,静思片刻,道:“这两日如论如何也该回来了,大哥若担心,不若让三弟多带些人手下山,去兰泽打听打听消息。”

梅胜志听了连连点头,回首同梅三示意:“老三,多带些人马,即刻出发。”

“好,两位哥哥莫要担忧,俺一定快去快回。”梅三倾身从果盘中挑起一个去了核的脆枣投入大嘴中,没嚼几下便吞咽下去,打个饱嗝,吹着口哨出洞去了。

洞中便剩下梅胜志与顾行知两人。

梅胜志靠在虎皮凳上,干瘪的面容透露浓浓的疲惫,闭眼休憩。

顾行知则面容平静,缓了先前的焦急之色,捧起桌上的一卷书卷慢慢读着。

两人于洞中静坐,继续等待消息。晚些时候又一道用了膳食,商议了些寨中的琐事,想着今日或许是等不到结果了,起身准备回院。

结果才走出不远,却见早早下山去了的梅三,又带着一众爪牙急匆匆折回来了。

两人俱是一惊,但见梅三上身打着赤膊,露出一片古铜色的结实肌肉,下身扎着的裤脚呈现出一种不明显的暗色,定睛分辨,竟是些尚在往下淌的殷红血珠。

梅胜志面色沉如黑潭,压着声音问:“老三,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梅三神情亦是疲惫,他不语,于两人跟前错开身,暴露出身后被人背在脊背上的身影。

那只惯常戴着的铜制面具微微滑落,挂在他白皙削尖的下巴尖处,底下那张不常为外人所见的脸苍白如纸。

月光下,他面中布满的大片红斑微微发褐,如今又多添了一条狰狞的伤痕,十分突兀的横斜攀于面颊之上,险险避开眼角。

而他此刻双目紧闭,神情痛苦,对于外界的交谈声毫无任何反应,好似被困在一场无法终结的梦魇里,难以挣脱。

巨大的不安如浪卷涌上心头,心中悬着的大石终于狠狠的砸落下来,直直把梅胜志砸的头昏眼花,身影轻晃。

他忙抓着梅四身边的爪牙问:“老四眼下这是怎么回事,那事……又办的如何了?”

也说不清是更关心人还是事。

爪牙挠挠脑袋,一时不知该先回复哪个问题。他试探道:“我们今日没有走出多远,在二十里外的一条河畔发现了四爷和几个兄弟。四爷受伤昏迷,其他的……探了探,都没气了。”

所以他也不知道外头的情况是如何。

顾行知皱了皱眉头,问道:“先别管其他的,传黄医师没有?”

那山匪连连点点头,“已经找人去叫了。”

如今唯一知晓外头情况的人正昏迷着,几人就是有心也无法问话,他们再是急切也无计可施。待一道将昏迷着的梅薛温送回屋中,医师提着药箱赶来看过,几位当家方才各自回院休息去了。

两贴药剂服下,发了一通汗,直到外边日头高照之时,昏迷了一夜的梅四才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临时被抓来侍疾的爪牙大喜,连忙奔出院子,向几位当家汇报去了。

*

这是季书瑜被拘困在山洞中的第四日。

午时一刻,方才送走那妇人,季书瑜便受到了山匪头领的传唤。

这是她第一次被叫去问话。

因打小于暗阁中历练,季书瑜被迫学会了人情世故,对人的喜恶情绪感知敏锐。自然也不会错过,眼下前来传话的爪牙态度恶劣,神情中不由自主的透露出对她的轻视和厌恶。

看来外头果然是出事了。

不会是交易谈崩,梅薛温让人给砍了,几个山匪头头来找她麻烦吧……

走出洞门,她被爪牙领着沿山路往山顶上走去,一边走,一边暗自猜测着事情发展的各个可能。然而如今她与外界失联许久,对于其他事情所知甚少,此刻亦没有什么头绪,只能凭直觉猜测。

因着昨日才下过一场雨水,地上到处都是蓄成一小汪一小汪的积水,混着湿土,山路十分泥泞难走。

季书瑜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绕过水坑,便又被领路的爪牙给瞪了一眼。

他低声呵斥:“快到了,老实点!”

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那爪牙拿出怀中的令牌,给把守寨门的人看过,方才得以进入其中。

一行人终于来到鹿鸣山山匪们真正的大本营。

蓝天白云下,入眼是一片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屋舍,各院落被绿树环绕相互错开,生活气息十分浓郁。有水有田,炊烟袅袅,鸡鸭成群,一派隐世农舍宁静恬适之意。

一条瀑布于西南边的另一重高山上倾斜而下,如玉带悬空而坠,轻虹若隐若现于水花四溅中,晶莹剔透。瀑布源源不断落下,又汇成一条溪渠,自然的划分开前后山各自的空间来,围绕众屋舍良田,滋润其中众多生灵。

空气湿润清新,眼下见到眼前这幅山水画卷,虽然知晓这其实不过是个狼窟,季书瑜心中积蓄多日的郁烦之气仍是没来由的去了几分,吐出口浊气,振作起精神,仔细记住附近路过的一屋一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泠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巴中文网rb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