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虞清光昨日提前吩咐了烟景时辰,今日一大早,烟景便把虞清光喊了起来。

此行去京都,虞清光和鄢容若是坐马车,白天赶路,晚上在驿站休息,月末是要走大半个月。

鄢容的马车不小,若是不装别的东西,装个几十套衣服却是够的。

赶路时换洗衣服自然不方便,鄢容便说让她将衣橱的衣裳全都带上,换下来扔了就行,不必再去清洗。

虞清光从未这般奢侈过,自然不可能听从鄢容的话,况且她路上是要逃跑的,带太多衣服也不方便,便只是让烟景只带了几套常穿的。

虞清光和烟景收拾完衣物,又用了早膳,这才出了房门。

鄢容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他负手而立,穿了一件雪白的缎子袍,臂弯上挎着一个布包,想来是他自己收拾的衣物。

听到推门声后,鄢容转身看过来。

过了一夜,鄢容的气色好了不少,就连看向虞清光时的眼神都澄澈了许多,不再似昨日那般浑浊,他对着虞清光招了招手,“走吧。”

虞清光点头,提着裙侧小跑到他跟前停下。

到了跟前,虞清光才发现鄢容手中还拿着一个幕篱,那颜色与他的锦袍一样,故而方才并未瞧见。

鄢容见她跟了来,便拿起手中的幕篱给她戴上。

虞清光偏头想躲,“我来就好。”只是刚一动,便被鄢容按住了脖颈,“别动。”

虞清光被禁锢住,便不再拒绝,只好乖乖的由着鄢容为她戴上幕篱。

白色的纱帐虽说并不厚重,可入了眼后却是模糊了鄢容的脸,像是起了一层大雾。

隔着大雾,虞清光抬眸再去看鄢容时,他抬手为他整理幕篱和青丝时认真的神色,觉得鄢容的眉眼褪去了那股子清冷,竟是柔和了许多。

虞清光问道:“为何要戴这个?”

鄢容道:“到了外面你就知道了。”

他撩起白纱,将散出来的青丝勾进去,而后放下,收回了手:“好了。”

他对着虞清光使了个眼色,朝着前面递了一眼,便自己动身出了院子:“走吧。”

虞清光连忙跟上。

鄢容个子高,迈的步子便大一些,只是他刻意放慢了速度,原本虞清光落了一步的距离,便逐渐被他拉进,最后两人并齐走在一起。

方才见鄢容时,虞清光发现他身边确实一个人都没有,便顺势想到昨晚翟星霁说的话。

她看向鄢容,试探的问了一句:“最近怎么没见浅桥,她去何处了?”

鄢容看着前方,“她有些事,过几日会追上我们的。”

虞清光轻哦了一声,安下了心。

既然浅桥过几日才能回来,那今日晚上她逃走时,鄢容身边无人,便逃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鄢容见她只是问了一声就不再开口,便追问道:“问这个做什么?”

虞清光解释道:“没什么,就是多日不见她,有些好奇罢了。”

鄢容应了声后,便不再接话。

刺史府并不大,两个人又住在前院,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刺史府门前。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瞧着十分精致,通体都是红木所制作,瞧着十分金贵,四角的尖上还镀了层金漆,上头落了一个小字——鄢。

这应当是鄢容家的马车。

除此之外,长街两边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正推搡着伸着脑袋朝这边望来。

虞清光以为她俩走只是悄悄地,却不想门外还围了不少人,这才想到方才鄢容为她戴幕篱的缘由。

她在萦州住了四年,萦州城的人多少都认得她,若是她不带幕篱,被人群众目睽睽的议论下跟着鄢容就这么上了马车,她恐怕心里也有些难以接受。

虞清光垂下眸子,有些惊叹鄢容的心细,只是垂下眸的瞬间,余光瞥到了一抹明橙色的衣角。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