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崽不会是在和鬼魂说话吧?

禾沐景确实在和鬼魂说话,他抛出去的符篆上面的符咒是引魂用的,此时湖里面的四岁孩童鬼魂慢慢冒出头,半透明的身体,浑身湿漉漉的,眼球微凸。

除了有些吓人之外,和正常人也没什么区别。

禾沐景正在和他沟通,小孩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对禾沐景也没恶意,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怨气,听见问话,思索片刻后答。

指着禾沐景脚边不远处,禾壮实站着的地方,“我叫石头,就是在那不小心滑下去的,他们要和我玩捉迷藏,我想躲在树后面。”

“我看见岸上一堆人,我爹娘在哭,然后把我捞上去了,我想过去和爹娘回家,但是就是动不了,我好害怕啊哥哥。”

他说着呜呜地哭出声。

禾壮实在旁边又感觉一阵阴风吹来,看了眼湖中央,再看向禾沐景,问,“崽崽你在和那个小孩说话吗?他都说啥了?”

“他说……”禾沐景看了他脚下一眼,“他就是从你站着这个位置掉下去的,说他想回家,但是被湖水给困住了。”

闻言,禾壮实吓得立马往后退了几步。

禾沐景继续和石头对话,“你现在已经死了,只是魂体没有身体,就算你回去,你的家人他们谁也看不见你。”

石头更加伤心,哭声越来越大,围绕在他身边的怨气也越来越多。

禾沐景忍不住掏了掏耳朵。

小孩就是麻烦。

“虽然不能回家了,但是我可以为你超度,送你去轮回,这样也能转世投胎,再见到你爹娘,不然你就得被永远困在这,成为恶鬼了。”

石头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他也听不明白什么转世,什么恶鬼的,但是他怕以后再也看不见爹娘。

“好,我都听哥哥的。”

禾沐景满意地露出笑容,擦了擦手心渗出的汗,说实话他心里也是紧张的。

他从兜里拿出一张符篆,轻轻一抛就像是有牵引似地落在了石头身上,然后符咒化作一阵金色丝线萦绕在他身上,湖中央的半透明身体慢慢消失在原地。

超度除了设坛之外,还能用往生咒。

解决完这一切,禾沐景和禾壮实悄悄回去了。

还没到门口,看见了前面的禾苗和王前程。

……

王前程送禾苗到家门口,憋了一路的话没忍住说了出来,“认识这么久,你和小时候一样,还是没变。”

“我和以前一样吗?”禾苗问,同时抬头看着他线条硬朗的俊庞,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他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再熟络起来时又都长大,他还帮了她。

心动是肯定的。

“哪一样?”她问,说话时眉眼灵动。

王前程将漂亮两个字憋了回去,“彪悍。”

“就刚才你骂刘大义那架势,比起村里那些嘴皮子厉害的老婶子们也不差,刘大义那脸色都青黑了。不过……你骂的对!连我听着都心里痛快。”

“你小时候可牙尖嘴利了,要么就是撒娇耍赖,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

他说着,回忆起从前,脸上挂着笑容。

可这话落在禾苗耳里可不是这么回事了,这不是明摆着说她刁蛮不讲理呢吗?还拿过去她耍赖说事,虽说是夸她,可听着咋就那么不对劲……

“王大哥,过去那是我年龄小,什么都不懂,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你别介意。”

王前程看着她,猛的反应过来,“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他说话吞吞吐吐的,都不像平时的样子,搞得对面禾苗满头雾水,“王大哥你有话就直说。”

“我妈这阵子老找你说话,她说的你都别当真,她这人年纪大了,就盼着我赶紧成家,八成是把你当成她未来儿媳妇了,她说的那些话,你就当没听见。”

王前程说完,禾苗则是一愣。

她好半天才缓过来。

原来王婶一直话里有话,还经常跟她夸王前程,是想让她给王前程当……她竟然一直都没留意。

“王哥哥真胆小。”

一道脆生生的话插进来。

禾沐景从角落里走出来,身后还跟着禾壮实。

“那天我问你愿不愿意娶姐姐当老婆,你说愿意,现在当着姐姐的面,却一句实话也说不出来了,我都替你丢脸!”

“我什么时候说……”王前程正想反驳,低头看了禾苗一眼,脸色登时就红了。

禾沐景凑上前,“王大哥,你喜欢我姐姐对吧?”

说完见王前程抿着唇,一脸犹豫,恨铁不成钢道,“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喜欢。”王前程回答得很笃定。

禾沐景看向禾苗,极力为两个不争气的大人牵红线,“姐姐你觉得呢?王哥哥都跟你说明心意了,你也得做出点表示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