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

景婳这话一出,不亚于跑步比赛前的枪响。

要不是早就定好了顺序,现在所有食客肯定以景婳为终点,飞奔过去!

只为夺得第一个买到的位置。

而现在,着个位置就被小王同学占据。

小王同学一边咽口水一边下单:“姐姐,我要三个杂菜卷饼,三个京酱肉丝卷饼。”

景婳一边做卷饼,一边问:“不是你和你爸两个人吗?怎么买三份?”

小王同学紧盯着景婳手里的动作,雀跃道:“我要带回去给妈妈吃!”

景婳动作一顿,而后笑着称赞:“小王同学,你是有大出息的!”

遇到好吃的不忘爸妈,孝心可嘉。

小王同学难得害羞地笑了起来,等拿到卷饼,整个人蹦着朝老父亲冲去。

给老父亲分了两个,就一溜烟儿跑了,不见踪影。

景婳只顾上扫了一眼,接着就笑着招待下一位小朋友。

轮到彭清,彭清简略道:“我要六个杂菜,六个肉丝。”

景婳卷得飞快,柔韧的饼子在掌握一定技巧后,变得听话服帖,乖乖地把杂菜包裹其中。

放进油纸袋里,完成。

再是肉丝,京酱肉丝放在饼皮上,微黄的饼皮难免会沾上一点点浓稠的酱汁。像是泼墨收尾一样,在如同宣纸的饼皮上,出乎意料地留下一丁点痕迹。

景婳将一大袋子卷饼递给彭清。

彭清转完钱,顾不得寒暄,就被几个小哥迎回西瓜摊子上,仿佛骑士迎接凯旋的女王。

“老板!快!”

“我来分。”

小哥们光是站在旁边,就被香味馋得肚子咕咕叫,早就想一尝味道了!

彭清飞快道:“一人两个,一菜一肉啊。记得给守店的晨子留两个。”

她这个老板是第一个被分到的,和其他人一样,一拿到手,就迫不及待拿起来,咬一大口。

是京酱肉丝味的。

饼皮夹着肉丝裹挟进嘴里,肉丝甜咸香嫩,饼皮筋道,吃起来口感一流,简直是最完美的搭配。

肉丝软中带韧,酱香浓郁,香甜适中,超级得味儿。

再吃,就吃到了葱丝和一点点姜丝。

葱丝和姜丝都是辛辣的,但到了京酱肉丝里头,却分化出不同方向的味道。

葱丝可以说是京酱肉丝里的灵魂。

被油和肉汁浸过的葱丝,没有了辛味,而是新味。

清新的新。

热的肉与葱丝接触,热度逼发葱香,长时间下来,一部分葱变软了,但还有一部分葱逃逸过热度,还是脆的。

又脆又软的葱丝口感矛盾,完全担起了它的作用。

单吃肉丝会腻,葱丝则可以解腻,是点睛之笔。

而一点点姜丝,让味道产生了一个跳跃。

同样是辛辣,呛舌的姜辣让味觉跳到了舞台上,颇有存在感,但又很快表演结束,留下那么一点余韵。

嘴里留到最后的是饼皮。

这种饼和薄薄的春卷皮不一样,带着一点点的厚度,很有嚼劲。

成熟的麦香为嘴里留下谷物的甘甜,却又不掩酱香的痕迹。

好好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