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睁眼时,已是劫后余生。

褚黎回到地面,脚踩着松软沙面的那一刻,竟有一种经历过生死洗礼的恍惚感。

她打量起四周,安全屋已经成了中空层破碎的残件,飞船倒是还好端端的,这俩虽然几乎挨着,但飞船刚好不在黑洞的范围,所以没有被卷落。

出了一趟门,修复飞船的材料没了,差点连小命也丢掉,但褚黎没有想象中的沮丧,她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难,啊呸呸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己总会找到新的出路的。

几乎是踏进飞船的第一秒,伊尼斯的电子音便响了起来。

“你身上的摄像头碎了,我看不到你的情况。”

“你究竟被沙尘暴带去了什么地方?”

“你可以带上那些人的终端,坏掉就换一个,这样我可以随时知道你的情况。”

褚黎沿着通道路走向控制室,伊尼斯絮絮叨叨的声音吵得她有些头疼:“你是什么偷窥狂成精吗?”

“不,我只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工智能。既然我被激活了,就要履行我的职责。”

“我掉进了一个大坑里,那里没有任何可以让你操控的电子仪器,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坟墓。如果再来一遍,你还是一样没用。这回要不是我机智,早死八百回了。”

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工智能,褚黎可没有对米兰达那样的好脾气。虽然对方的确在几天前救了她,但由于她无法确认这玩意儿的立场到底是好是坏,她由始至终都带着防备与警惕。

褚黎当然明白自己这样浑身带刺不太好,伊尼斯可以控制飞船上的一切,如果他俩谈不拢而伊尼斯反水,她肯定要遭殃。但她就是控制不住想发疯,整个鬼沙漠仿佛就剩她一个人了,那种要崩不崩的情绪实在是难以抑制。

她必须做点什么转移下注意力。

这么想着的时候,伊尼斯还在努力争取她的谅解:“其实我不是不能控制其它东西,只是有苦衷。”

“说来听听,说得我满意的话可以原谅你。”

“你应该知道星网吧?我跟星网的设计有些相似,不过我是未被公开的技术,所以被激活后需要在特定的情况下隐藏自己,避免被星网追踪。”

“有点意思。”褚黎感兴趣地问道,“比如哪些情况?”

“任何具备联网功能的电子产品,只要联通了电源,我都可以控制,但我只会在断网情况下去入侵,联网状态下我会禁入。一些独立防控系统我也可以入侵,但如果顶层设计写入了星联的战时联通协议,我也会默认禁入。因为一般这些独立系统星网会留下一个后门,偶尔溜达去看看,我还无法做到侵入后不留一丝痕迹。”

“说了半天你还是很废啊。”

“你没理解透我的意思,我不是让你带着那些人的终端吗,这些终端你可以关掉联网功能,他们现在还是开着的,只是因为这片沙漠的特殊电场,信号被屏蔽掉了,所以等同于断网状态。因此你才可以激活我。之前你身上的电子记录仪我可以看到你面对的情况,但无法和你沟通,你带上终端,我就可以知道你遇到的一切,给予你帮助。”

“还是不行,下面是个......”

褚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形容那诡异的中空层,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说:“除了我自己,大部分东西进入那个空间就会碎掉。里面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电子仪器,你控制不了。”

“那不如我们换个思路?”

“什么思路?”

“比如,这样——”

伊尼斯的话音落下,褚黎的瞳孔中再次亮起那道神秘的数字程序。

睫毛轻振,空气中仿佛荡开了一层半透明的波纹。周遭的事物还是原模原样,不同的是,每件事物之上都标注了许多文字、数据。

科幻的一幕在褚黎眼前徐徐展开。

她每看向一样新的物品,上面就会立马滚动着详细的物品信息,重量、尺寸、材质、用途,无一不详细。

褚黎像某个刚进入全息游戏的玩家,忍不住一个个查看了起来。

随着她关注度的不同,更确切的说是眼神停留时间,瞳孔注视的力度等等综合因素的不同,这些信息还会发生变化。

譬如会告知她某个盒子的正确打开方式、看向爆裂的真空储物缸会点出来当时发生了什么水平的砸击,甚至连更省力的破坏建议都写的清清楚楚。

褚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似乎得到了一个外挂!

“我在你身体里的机体可以转化生物电,保持正常运行。”

“嘶,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别的机体?”

伊尼斯没有否认:“是的。我的机体被分成了两部分,位于你瞳孔里的是我的分离式端口。分离式端口很小,小到探测机器人在你血管里游一遍都不会检测到,本体则在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的地方。”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提?”

“因为转化生物电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没有充足能量的情况下,我会不定时进入休眠。并且这么做也会非常消耗你的体能,在生存条件苛刻的情况下,我不主张你贸然使用。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有些困了?”

“好像是有点儿......”

褚黎揉了揉眼睛,感到一阵忽如其来的困意,额角眉心都微微发胀。不过她还是强打精神,利用眼前看到的信息,在飞船里转了两圈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她爬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飞船上可以用来遮挡门的部分统统拆下来,有了充能剪子这道工序并不算很困难。

至于怎么把它们安装上去,伊尼斯也有很专业的建议,通过一些神奇的加热转换,某些看上去很废的材质居然能够变成粘性极强的粘合剂,虽然这种简陋的遮掩防不了异兽,但是花了几天时间一点点把空洞补好以后褚黎还是感到安心了不少。

几天的时间过去,物资肉眼可见地减少。

她在宽敞的控制室里吃着没滋没味的营养剂,喝着有微弱怪味的热水,耳边还有伊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搜罗的网络段子,忽然感觉虽然只剩自己一个人,但好像还能坚持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热巴中文网【rb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机甲第一她不做人[异种]》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